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只是他20天的臨時情人[圖]

你幫他時高興,你不幫他時就反臉,涉及到一點點利益就立馬黑臉的人酒店你幫他時高興,你不幫他時就反臉,涉及到一點點利益就立馬黑臉的人酒店國外打工的工作是甚麼呢?




  她對他一見鐘情,從邂逅到同居,只用了20天。雖然,他對她說,只做她的“臨時情人”,她還是無力抗拒。漸漸地,她開始渴望與他天長地久,但在他近乎絕情和粗暴的逃離中,她的憂傷和痛苦越來越清晰和深刻……吳琳,女,23歲,未婚,電信公司職員婚戀現狀:“臨時情人”的經歷和陰影,讓她無法開始新的生活差不多每個人的生活都會在某一個時刻受到沖擊,23歲的吳琳也是如此。在她精致的臉上,有一種因痛苦、悔恨、自責而糾集在一起的復雜表情,那段“臨時情人”的經歷似乎讓她有些不堪重負。

  我只有一個“臨時情人”的身份,但我就是離不開他我和嘯天的故事,開始于一場錯誤的約會。兩年前的情人節,好友阿蘭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有個網友約我今天見面,我一個人去有點害怕,所以……”阿蘭話還沒說完,我就答應了下來,我正愁情人節沒人陪呢,現在好了,不僅有人陪,而且還有一頓免費的午餐,何樂而不為呢?然而,當我和阿蘭到達約定的那家西餐廳時,才發現隨她的網友一起來的還有另外一個男孩。阿蘭的網友忙介紹說:“這是我哥們兒,嘯天。”我原本以為我是個對感情產生了免疫力的人,可是在我見到嘯天的那一刻,他帥氣的外表,高大的身材,無不讓我怦然心動��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邊吃飯邊聊天,輕松而愉快。

  臨分手時,我和嘯天都互留了電話。這場好友的約會,我和嘯天反而成了主角。當天晚上10點過,我回到宿舍正準備睡覺,嘯天給我打來了電話,不著邊際地和我閑聊。這之后的十多天里,嘯天每天都會準時地給我打來電話,聊的大多都是一些今天吃了些什么之類的無關緊要的廢話。2003年3月4日,都晚上12點過了,嘯天又一次打來了電話。這一次,他沒有像以前那樣,一開口就問些吃啊喝的,沉默了良久,他才像是不知在私底下練習了多少遍地對我說道:“小琳,你知道嗎?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了你,我一直都想告訴你,可你那么漂亮,我又怕你會拒絕我。你知道,男人是有尊嚴的,最怕被人拒絕。我沒有女朋友,你也沒有男朋友,要不我們做‘臨時情人’吧?”

  聽完他的表白,我想都沒想便一口拒絕了。我承認,我的確很愛他,但我所期待的愛情,難道就是這個樣子的嗎?我不希望我們的愛情一開始就帶著一個“情人”的身份。可是,放下電話后,我卻怎么也睡不著,面對自己心愛的男人,又怎能不心動?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既然我們都是單身,嘯天為什么只愿和我做“臨時情人”?難道他根本就不愛我嗎?
凌晨兩點,電話又響了。嘯天在電話里的聲音似乎突然之間就蒼老了許多,讓我很是心疼。他啞著嗓子對我說:“我知道你也沒有睡著,出來吧,我請你喝酒。”那天晚上,他帶我到了一個很有格調的酒吧。他問我喝點什么,我想了想說,那就喝杯紅酒吧。我想,酒精也許會放松一下我的心情。他的酒量很好,一杯接一杯,邊喝著酒邊給我講他們公司里發生的趣事。不知道說到了哪里,我們兩個都有些醉意了,便起身離開。可不知怎么了,出了酒吧后,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跟著他來到了一家賓館的門前。嘯天緊緊握著我的手,然后去開了一個房間。我的心里升起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夢幻感覺,沒有了絲毫拒絕的力氣……這以后,我們彼此欣賞,度過了刻骨的一夜又一夜。可是,我卻始終沒有聽到那讓我企盼已久的三個字,自始至終,他只說過喜歡我,卻從沒有說過愛我之類的話,雖然我的心里很是難過和失落,可我卻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他了。

  我和他的這段所謂愛情,就像是一根扎入我心口的刺日子如水一般靜靜流淌,轉眼就到了2004年。屈指算來,和嘯天在一起已經一年多了。我開始旁敲側擊地向他提出結婚的事,但每每這時,我發現嘯天的表情都有些怪怪的,不是轉移話題,就是故意回避。

  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當我們又一次纏綿后,我低聲地說:“嘯天,我愛你!我們要永遠在一起……”他微閉著雙眼,聲音低沉地說:“小琳,其實我早就該告訴你,我們之間是沒有以后的,能和你在一起生活這么長的時間,我覺得那是上天對我的厚待,但是,我們是不可能生活在一起的。”“為什么?”我大聲地問,心一下子從熱情中冰冷了下來,“難道你不愛我嗎?還是你根本就沒有愛過我?”他有些無力地說:“當然愛!可面對現實時,愛是多么蒼白。明天,我就要回我的老家無錫了,不會再回來。之所以沒有提前告訴你,我是怕你知道了會更加難過……”

  我緊閉著眼,心卻在疾速墜落……他坐在床頭,不停地抽著煙,偶爾發出一聲嘆息,我的心一陣一陣地疼,卻裝出一副睡得香甜的樣子。不知煎熬了多久,我忽然感覺到他的手在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緩緩地,仿佛要將我的一點一滴印在掌心,我止不住淚如泉涌……上午9點,嘯天準時上了火車,看著我淚眼婆娑的樣子,他有些不忍地安慰我說:“如果我們真的有緣,我一定會回來娶你。”我流著淚點了點頭。火車啟動了,嘯天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視線里,我的心里充滿了無限惆悵,仿佛有些東西被人從自己的世界里生生剝離了,隨著車輪聲失落在了遙遠的地方……自從嘯天離開成都的那一天起,我的心里就放不下任何的人和事,滿腦子想著的,都是他。可是,回到無錫的他仿若變了一個人似的,只要我給他打電話,他就會在電話里罵我:“你找死嗎?你不要再這么執著了,我們之間是不會有未來的。”這以后,他總是對我躲躲閃閃,電話不是不接,就是關機。我發了瘋似的,打不通電話就給他寫信。也許是我傷心的話語讓他有些于心不忍,之后,他終于給我發來了一條短信,答應晚上和我在QQ上好好談談。那天,他在QQ里剛一現身,我就向他傾訴著我對他的思念。可他卻讓我清醒一點,他說,他根本就不愛我,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場游戲。

  我的淚水奔涌而出,我固執地以為,他這樣做,也許只是想要刺傷我,讓我死心。他嘆息一聲,緩緩地告訴我說:“19歲那年,我染上了毒品,雖然后來父母把我送進戒毒所戒掉了,可我的女朋友卻也因此離我而去,我為此痛苦不堪,因為她是今生惟一讓我心動、瘋狂的女子。父母怕我再次染上毒品,便把我送到了成都一個親戚開的公司里上班。當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非常喜歡你,因為你長得太像她了,可你畢竟不是她。也許是我太自私,后來我一直在后悔,我以為你會把這段感情看得輕松些,可事情卻不是這樣,我怕自己給不了和你相等的感情,更怕再和你糾纏下去會傷害你更深。”

  我一下呆住了,原來,他只是在利用我排遣寂寞!可是,我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恨他,只有傷心,因為此時的我,心里只放得下他的好。我心痛地說:“你喜歡我對嗎?那就不要離開我。我愛你,就算永遠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也愛你!”然而,從對話框里蹦出來的字卻像利箭一樣,一支支密集地向我射來:“你不要再自己騙自己了,我是一個很理智的人,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對你很殘忍,但也只能這樣了。”說完這些,他一下就關了對話框。再發信息過去,猶如石沉大海。

  一連幾天,我都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朋友們都勸我想開點,就當一切沒有發生過,像從前一樣地生活。可是,有些事真真切切地在生命中留下了印痕,又怎能當成沒有發生過?我只能用時間沖刷凈這些記憶。
小姐有時我們給的,真的只是自己想給的,而不是對方需要的。我們給的話語、我們的行為舉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